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田铁军 > 中国债务问题根源:国家资本主义?

中国债务问题根源:国家资本主义?

投行麦格里称,中国经济步入陷阱,债务问题只是症状,病因是“国家资本主义”
 
本文翻译自BI  China is walking its economy right into a trap
 
中国债务对GDP比率高达284%你也许已经了解,麦格里分析师Larry Hu告诉你为何这一比例不停上升、并最终拖垮中国经济的原因:债务问题只是症状,病因是“国家资本主义”。
 
“中国债务高企只是问题的表象而非问题根源。表现上中国高负债难以避免是因为中国的高储蓄率(47% of GDP)以及很低的股权融资水平。但是,更深层面看,高储蓄率是我们称之为‘国家资本主义’的必然结果,在该模式下国家通过三种渠道从私营领域攫取资源:金融压迫、国企垄断和土地控制。其结果,这一体制压制消费,因而提高了储蓄率。这是中国债务问题的根源。”
 
理解这一点很重要的原因如下,如果你仅仅观察中国债务对GDP比率攀升,并等待其以崩溃终结,如银行体系崩溃,你只会一直等下去。国家资本主义产生了一种特殊类型的坏经济,一种特殊类型的滞涨,如果你仅仅观察债务你将忽视这些问题。
 
Hu称,中国特色的国家资本主义的所作所为将使中国经济步入陷阱。随着中国大型国企显露衰败迹象,政府通过降低其利息负担予以施救。
 
下面为Hu的研报内容:
 
“例如,债转股,在这一进程中,最大可能是债权人仍对有国家支持的银行业体系抱有信心。因此,资金会继续流向银行。所以,如果银行没有流动性问题,这一体系将继续运行。
 
对于特定面临流动资金问题的银行,最大可能是政府发行债券或仅仅印钞向其注入资金。印钞会或引发通胀或人民币贬值压力。若如此,政府需要增税或出售资产。但并不必然如此,如日本,日本央行将数万亿美元政府债务货币化,但通胀或贬值压力仍很有限。”
 
我们此前谈论过中国的“日本化”,中国不希望成为日本,因为中国不是日本。中国没那么富裕,数百万人仍有待脱贫,政府需要经济增长来实现其宏大愿景。
 
一个方向
 
但我们已经看到中国向这一方向发展。一方面,中国计划实施不良贷款债转股,我们3月曾引用美银研报来解释为何说这会出问题:
 
“通过收益银行处理不良贷款的更多‘灵活性’,我们怀疑这将加剧坏账形成。
 
在我们看来这是通过使用流动性掩盖债务偿付问题,我们认为,如果这一未经证实的政策获得通过,对市场的长期影响将是负面的,尤其对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来说,如坏账银行,因为减少了业务规模。长期来说,我们还担忧中国出现银行-工业联合体的形成。”
 
话句话说,债转股或创造吸收资金的怪物,扼杀增长、助涨更多债务。所有这一切将由国家撑腰,通过配置资源以让其存活,这样体系才不至于崩溃。
 
私营企业能够提供帮助,如果它们不被政府打压的话。通常来说,国企违约也有地方政府或中央政府救助。目前大家都在关注,政府救助多轮违约的东北特钢还要多久时间。
 
如果政府对东北特钢熟视无睹,这将让人意外,但我们在声称政府致力于创建自由市场前,需要看到更多更大型的国企倒掉。
 
另一个方向
 
这并非说没有希望,Hu称政府能够改革经济,但自身需要退出干涉。必须实施国企改革,有时候需要让国企破产,这样其他因素才能驱动市场。还需要改革地方政府体系,是地方政府一直在为无尽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
 
Hu写道:“然而,这些措施政治上讲都很困难,因为改革目标是国企和地方政府,两者正好是当前国家资本主义中的重要机构,他们也是中国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团。”
 
再次指出,我们没有看到事情向正确方向发展的迹象。政府谈及持有更多国企股份,也谈过入股私营科技公司。
 
那么,终极障碍物是什么呢?政府自身的政治问题。
推荐 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