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田铁军 > 洪灏称上证底部2500点 Q4见

洪灏称上证底部2500点 Q4见

【交银国际洪灏:2016年上证底部约2500点,在四季度左右】市场底部的定义应相对于经济的长期增速,并不仅是估值。在过去的二十年,上证每年增速7%,约每十年翻一倍,与五年计划的增长目标一致。1996、2005和2014是历史性的底部。
“在经过消费和住房通胀因素的调整之后的中国实际利率一直领先股市约六个月。最近,实际利率正在进入底部区域。如是,股市的底部区域也应该在六个月后出现 - 如果历史继续如期演绎的话。”——洪灏
述技术分析是一门“以图形记录包括价格变动、成交量等参数的实际交易历史的科学”。——Edwards & Magee曾描述

市场价格不仅反映了“许多基本面股票分析师对于价值的不同意见,也包含了多空双方一众所有希望和恐惧、臆测和情绪,理性与非理性,以及他们的需求和掌握的资源”。因此,“对于价格走势的研究兼容并包”,一代宗师John Murphy后来如是说。
霍金斯关于良好理论的第二条准则:模型必须对未来事件作出明确的预测。
看一下当今国内这些体量大的私募大佬,几乎没有一个是靠长期持有万科之类超牛股发达的。这些投资高手们,在那些概念被证伪之前,在事实真相水落石出之前,早就获利离场了,去酝酿下一个热点。因此,每个投资者都只能买到自己所想象的未来,但如果你想象的美好未来不能得到大家的认同,那就只好顾影自怜了。——李迅雷
  A股市场是一个最具有羊群效应的市场,因为散户占了85%的交易量,换手率水平全球领先,所以,研究投资行为比研究估值高低更有意义。正如研究经济学一样,虽然经济学的涵义是优化资源配置,但研究如何操作,如何解决权威人士提及的“一分部署,九分落实”难题才有实际意义。——李迅雷
上海一券商分析师向路透表示,“经济是差,但汇率、楼市、股市,一个个都是火药桶,压力太大,央妈不会轻易大放水的。”
银帆投资:当下的A股市场,结构已发生一些变化:而国家队有近两万亿的筹码被套在里面,使得我们的对市场的观察与判断存在一些干扰,这是一个博弈市场,理论上以救市为任务的国家队是潜在的空头,涨幅较大时会抛出;因为仓位比较轻实际上是坚定的多头。
经济学家预计,2015年中国债务总规模(主要是企业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已从2007年的160%升至260%。根据投资银行蓝橡资本(North Square Blue Oak)的预测,今年中国巨额企业债务的利息将占中国工业企业利润的60%左右。 (华尔街日报)
渣打银行经济学家丁爽称,增长已经企稳,政策将维持宽松。他表示,这表明中国政府对于实现6.5%增长目标的态度很认真,人们应该担心的是维持这一增速的代价。
FT:过去,中国的经济和市场似乎是脱节的。现在它们向一个方向移动——两者都发出黯淡(如果还算不上困境的话)信号。无论MSCI明晟怎么决定,都不会改变这个局面。
“A股市场正在救市行动的长长阴影下走向正常化。”——瑞信
“相信指数型增长可以在一个有限的世界永远持续下去的人,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经济学家”。—— Kenneth Boulding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