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田铁军 > 白一白超级敢言的“士大夫”

白一白超级敢言的“士大夫”

“士大夫”代表顶层官员或能接触到顶层的人吧,就是那些没可能和你我共进午餐的人。

“香港若抛弃一国两制必烂无疑”;“香港好,大家都好。香港乱了,大家跟着一起‘埋单’”。

“有些人,吃饱了,没事撑的。中国一不。。。二不。。。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们啊,something naive,总想搞出个大新闻。”

“不是很care(在乎)”,“没必要一一拜他们(评级机构)的码头”,这是财政部长楼继伟不久前对穆迪的回应。他还鄙视了一下穆迪:“我们不care它的评级,希腊出那么大问题的时候,穆迪对其评级还高于中国”。

嗯,霸气侧漏!

下面说几个敢言的谋士吧。任大炮消声了,其他炮还有几门。

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很能“做”,第二声。17日北京某论坛,主题为“资产的时代”。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做主旨发言,其措辞非常严厉,甚至是直接警告。

多是中字打头啊!

“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非常严重,有水分的经济数据根本掩盖不了这个问题;”

“中国社会群体之间的贫富差距非常大,富豪人数虽然超过美国,但至少有一两亿非常非常贫穷;”

“中央新闻通稿显示出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非常非常不满意;”

“统计局的CPI并没有反应真正的通胀指数,说弄不好就会出现严重的通胀,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无论是个人、企业还是政府,如果你的杠杆率不断地在加大,不断地在升高,总有一天会出大麻烦;”

“中国不良贷款率非常高,很多数据被通过调胀,通过涨息,通过所谓的重组给掩盖住了;”

“一个国家内部出现资产价格泡沫,出现通胀,要么货币贬值,要么资产价格调整,这是一个简单的常识问题。”

频频发炮的哈继铭

哈继铭:“中国已被逼到墙角”

高盛私人财富管理中国区副主席暨首席投资策略师哈继铭做客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高朋满座”论坛,他提出:“中国已被逼到墙角”,“宏观经济的扭曲程度,甚于日韩当年”,而“人口红利的好日子已经过去了”。

“也就是说,过去的资源很多流动到了效率比较低的所有制企业里面去。一个很明显的改革方法就是让资源更多地流到效率比较高的所有制企业,让效率比较低的企业、僵尸企业该倒闭就倒闭,该私有化就私有化,这样我们就不需要用那么多的投资来推动经济了,投资效率自然就得到提高,经济也依然能够保持6%到7%的增速。”

哈继铭:“IPO增发还不到1万亿,光救市用掉2万亿,何苦呢?”

哈继铭在2016博鳌亚洲论坛:《“闯祸”的杠杆》上表达该观点,参与论坛的还有高喜庆、李剑阁等人。

哈继铭:“为什么要救市?是因为之前股票大涨之后暴跌。为什么会大涨?大涨也是跟政府有关,也是跟监管当局有关。那个时候一个劲往上推。结果又来救市。得不偿失。我算了一下,2014年股市起来那一当头,一直到股市泡沫爆掉后,IPO也停了,你算一下IPO增发的资金加起来还不到1万亿,但是你光救市用掉2万亿,何苦呢?实际上得不偿失。这个可能还是监管部门没有真正的去执行三中全会所说的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这么一个精神。说的时候是一套,做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套。所以我觉得中国可能,让我这样搞经济研究的人、搞政治分析的人是很难把握的。有时候他说的不做,而做的他不说。”


高西庆:“政府已放弃市场起决定作用的原则”

被称为具有“济世情怀”的“海归愤青”、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高西庆,4月末在纽约表示,中国的“经济改革”正朝着与中共确立的改革蓝图相反的方向走。在中国改革五大关键之一的“去产能”问题上,最高层左右为难、相持不下,当局“实际上已经放弃了三中全会确定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的原则”。而无法推动真正改革的根本原因,是“政府已被最大的利益集团——低效的国有企业绑架。”

“你看看所有党的文件,是啊,所有人都表示有意愿去做(改革),但不知什么原因,就是做不到。为什么?我的解释是,这个政府,从经济学角度讲,被不同的利益集团所绑架。最大的利益集团是国有企业,这是我的看法,我们的政府不喜欢这种说法,但确实是这样。”

“有些行业国企垄断在朱-镕基总理时代被打破了,去年有几个又重新垄断了。”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