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田铁军 > 巴菲特年初股东信:今日美国出生的婴儿是历史上最幸运的一代!

巴菲特年初股东信:今日美国出生的婴儿是历史上最幸运的一代!



这可能是全球最受关注的股东信,以下为股神巴菲特中对美国经济的看法:

今年是美国总统大选之年,候选人抑制不住大谈美国存在的各种问题(当然,可想而知,解决这些问题非他们莫属)。这些负面言论的影响是:很多美国人认为子女的生活水平将不及自己。

这个看法大错特错了:今日美国出生的婴儿是历史上最幸运的一代!

美国人均GDP目前约5.6万美元,以实际价值计算,高达1930年我出生那年的六倍,这远超过我父母一代的想象。当今的美国人并不比1930年的人们更聪明、更勤劳,而是他们的工作效率更高,劳动产出更多。这一强有力的趋势必然将持续下去:美国的经济神话仍生机盎然。

一些人哀叹美国当前2%的实际GDP增长速度,是的,谁不希望经济增长更快呢。但是,让我们针对这“区区”2%的数字做一些简单的算术吧,我们将发现,这一增速可以带来惊人的财富。

美国每年人口增长率为0.8%(人口出生率减去人口死亡率为0.5%,净移民人口贡献0.3%),因此2%的经济增长带来了1.2%的人均增长。这看上去也许很一般,但以一代人的时间看,如25年,这一增长率意味着人均GDP增长34.4%,高达1.9万美元的人均GDP增长。如果新增财富均匀分配,四口家庭意味着一年就多出7.6万美元,今日的政客不必为他们的子女哭泣。

实际上,当今绝大部分美国儿童生活不错,我的邻居们属于中上阶层,他们的生活水平都要超过我出生之年的洛克菲勒,虽然他当年富可敌国,但我们今日习以为常的服务是他享受不到的,不管是交通、娱乐、通讯还是医疗服务领域。洛克菲勒当然享受权利与荣耀,然后,他的生活水平真的不如目前我的邻居。

尽管下一代可以分享的财富果实远较今日丰厚,但如同当今,如何分配的问题仍会引发激烈争论。这些新增的商品和服务如何在劳动人口和退休人口间分配,如何在身体健康的人和体弱多病者之间、富二代和白手起家的人之间、投资者和劳动者之间分配,特别是在那些技能为市场看重的人和同样勤劳工作但收入低的人们之间如何分配,这难免有一番争斗。这样的争斗一直与我们相伴,并将永远存在下去。国会将是主战场,金钱和选票将是武器,游说仍是一个越发繁荣的行业。

然而好消息是,就算是争斗“失败”的一方,未来也会享有更多的商品和服务,其质量也会大幅改善,没有哪个制度可以媲美能够生产人们所需之物的市场体系,该体系甚至能够创造出人们不曾想象到的需求。我父母年轻时想象不到会有电视机,而我50多岁时也想不到自己会需要个人电脑,一旦人们看到它们的性能,他们的生活为之改观。我现在每周网上打桥牌的时间有十个小时。在我写股东信之际,“搜索”对我也很有用处,当然,我暂时还不打算试试语音交友应用Tinder。

240年的历史证明,最大错误莫过于做空美国,现在也一样。美国的商业和创新将会产出更多的财富,美国将履行其社保承诺,甚至会更慷慨。是的,美国儿童未来的生活将远超他们的父母。
 

推荐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