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田铁军 > 重磅: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接受财新专访谈中国——来自财新一线

重磅: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接受财新专访谈中国——来自财新一线

 继周小川行长春节后接受财新专访后,伯南克也接受了财新采访。以下内容来自 财新一线 点击进入 :http://k.caixin.com/web/

#伯南克接受财新专访#【伯南克:人民币大幅贬值不是好事】

财新记者:现在有人认为人民币需要一定程度的贬值,你认可这一观点吗?

伯南克:我认为大幅贬值不是好事,因为这将会把通货紧缩输出到全球其他国家,然后反过来对中国造成不利的影响。(记者 王烁 王力为)

【伯南克:汇率走向“不可预测”可防止资本外流】财新记者:如果人民币仅仅是适度贬值,是否可行? 伯南克:难点就在于如何管理、控制贬值的幅度。如果市场形成人民币会可预测地慢慢贬值的预期,这无疑会导致更多的资本外流,因为人们会试图在这一过程中出售人民币资产。所以,更好的办法是形成一个不那么可预测的路径。(记者 王烁 王力为)

【伯南克:沟通方面周小川行长做得不错】财新记者:你如何评价目前为止中国央行对人民币贬值进程的管理? 伯南克:我认为最近的发展还是比较良好的。中国央行与外界的沟通有了大幅改善。周小川行长在这些方面做得不错:解释中国央行就人民币问题的计划,告诉世界人民币大幅贬值并不在计划之中,而是会参照一篮子货币管理人民币汇率。(记者 王烁 王力为)

【伯南克:美国政策取向不能完全与他国背离】伯南克:当各国经济的演变路径不尽相同时,各国之间采用不同的政策是很正常的。美国较其他发达经济体增长更快,所以采用不同的政策立场是合适的。这也是需要采用浮动汇率制的原因——这让不同的政策取向共存成为可能。 但同时,我不认为美国的政策取向能完全与其他国家的政策取向背离。尤其是,美联储在评估本国经济前景时,必须将海外方面的发展考虑进去。(记者 王烁 王力为)
 
【伯南克:SDR成为主要国际通行货币并不是非常现实】财新记者:对于中国推动扩大SDR在国际货币体系中角色的努力你怎么看? 伯南克:我认为SDR成为主要的国际通行货币并不是非常现实。其使用目前还很少,因为其需要依赖的市场基础设施还不存在,具有类似美元和欧元那样市场流动性的SDR资产的市场也不存在。

【伯南克:中国应推出有针对性的财政政策】财新记者:最近你建议中国推出有针对性的财政政策,如何评估这一做法的利弊? 伯南克:有针对性的财政政策对于中国实现其短期目标和长期目标都有帮助。在短期,借助更多的财政政策措施、更少的货币政策措施来维持增长,中国可以减少对人民币汇率形成的下行压力,从而减少资本外流。 长期来看,中国正面临一个极具挑战的、向更依赖消费支出和服务业的新增长模式的转型。有针对性的财政政策,比如聚焦于提高消费者的可支配收入、改善社会保障体系的政策举措,可以帮助实现这一转型。如此人们就愿意进行更多的消费,同时也帮助职工完成从下行行业向上行行业的转换。(记者 王烁 王力为)
 
【伯南克:中国的显性政府债务水平相对较低】财新记者:不需要担心未来的财赤压力吗? 伯南克:中国的显性政府债务水平还是相对较低的,只占GDP的40%多一点。当然,一些表外债务负担无疑是存在的,比如政府对银行体系的隐性担保。但是我确实认为,聪明的、有针对性的财政支出对中国来说会是一笔好的投资。(记者 王烁 王力为)
 
【伯南克:中国和德国仍有财政空间】财新记者:目前包括中国、德国和一些其他主要经济体在内,政策制定者们都对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有一些担心。 伯南克:我不认为这些担心是合理的。不是所有的国家都有财政空间,但是中国和德国是仍有财政空间的主要经济体。经过充分考量和良好设计的财政支出既能在短期内创造额外的需求,也可以在长期提高经济体的生产率。 正如我提到的,我相信中国拥有做这样的投资所需的财政能力。需要明确的是,我指的并不是传统的对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资,比如高速公路、水坝这些中国已经有不少的基础设施,而是指聚焦于为增长模式转型提供支撑的财政支出。

【伯南克:中国需要把更多劳动力从国有企业转到私人部门】财新记者:与你所言的这种扩张性财政政策相应,中国需要进行哪些结构性改革? 伯南克:中国明白当前的经济增长模式转型的必要性,即从主要依赖重工业、出口行业、建筑行业的传统增长模式转向更多依靠服务业、零售、科技、金融及其他新兴行业的新增长模式。所以,继续促进服务业的发展,把更多劳动力从国有企业转到私人部门、减少对出口和重工业部门的补贴,这些都是有助于中国在较长期内保持持续增长的改革举措。
 
【伯南克:负利率政策的影响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财新记者: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和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都强调,目前为止负利率政策的影响还是积极的,你同意吗? 伯南克: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总的来说,负利率政策只是宽松货币政策方向上的又一步,并不是一些人认为的货币政策上根本性的范式转移。现在有一些关于负利率会对银行利润以及货币市场运行造成不利影响的担忧,这些成本是否会超过负利率政策带来的收益,我们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观察。出于各类原因,在美国,我们没有采用负利率政策的办法。
 
【伯南克:美元绝大部分的升值已经发生】财新记者:你如何评价目前美元的走势? 伯南克:美元的价格本质上是一种资产价格。它会纳入并反映所有已有的信息。所以我认为,自2014年年中至当前的美元走强不光反映了已经发生了的美联储收紧政策的影响,也纳入了市场当前预期的收紧政策的影响。 所以在当前时点,我认为美元或许会有一些小幅的额外升值,但是绝大部分的升值已经发生了。

【伯南克:比特币缺乏主权政府背书,无法在国际金融体系中扮演较大角色】财新记者:你认为数字货币或虚拟货币有前途吗? 伯南克:仅从技术的角度而言,是的。这些技术为支付体系的改善,以及人类未来如何进行日常交易提供了很大的空间。 但是,我不认为缺乏主权政府背书的货币,比如比特币,最终可能在国际金融体系中扮演一个较大的角色。人们还将继续用美元、欧元和人民币等进行交易。 (记者 王烁 王力为)

 

推荐 35